风吟

站稳了,别晃

黑科技拯救人类

目夭:

来自和和的凝视


一个没有继承阿诚哥烹饪技能点的和和

【楼诚】缘来是你(一发完)精神伴侣梗

缘来是你

墨色琉璃:

科普:


“精神伴侣”是来自欧美圈的梗,大致意思是作为精神伴侣的两人是命定的爱人。寻找精神伴侣的依据是每个人身上先天自带的一行字,类似于纹身。这行字是一句话,一般设定为双方见面对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看不明白也不要紧,看文大概不受影响。




明楼对寻找自己精神伴侣这件事感到绝望。


并不是他悲观,因为他肩上的那行字——其实只有三个——“明先生”。


他今年19岁,叫他“明先生”的人不计其数,实际上,因为他身材高大,人又冷峻,16岁开始,就已经有人称呼他“明先生”,时至今日,不知有多少,他根本无法分辨。


明楼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他睿智精明,平时不多言语,对长姊明镜尊敬有加,但真遇到事情上,便是明镜也要来询问他的意见,而他,从来都能一针见血。


明楼并不浪漫,他并不期待所谓命定的伴侣,爱情在他看来远不如读书做学问来得有趣。只是,他对精神伴侣有所担心,担心对方并不是一个配得上他的人。


是的,明家的大少爷性高气傲,何况他已经从“明先生”三个字上琢磨出不少令他不快的信息,比如他们的见面一定是冷淡而疏远的,一定不会浪漫有趣。比如对方有可能比他的地位要低,社交场合做过他舞伴的姑娘们从没有这样叫过他。“明先生”,更像出自一个梳着高高的发髻穿职业装面无表情的女秘书之口。


这样的想象让明楼倒尽胃口。他难以想象自己会爱上一个这样的人,除非他痴了,傻了,或是中了什么蛊。


明楼自小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家庭变故,在明镜初掌明家,苦撑大局的时候,明楼吃尽了旁人的冷眼,看够了世态炎凉。从此后他的性子就愈发冷峻,就只有对着大姐和后来收养的小弟明台能显出几分温存。


所以明楼无法想象自己会对什么人动情。


就在19岁这年,明楼救了10岁的阿诚。


阿诚几乎被桂姨打死,他逃出来倒在明楼学校门口,无视一身的伤却拼命去捡拾满地的饼干屑——那是他积攒下来的干粮,他靠它活命。


明楼并非第一次见到阿诚,桂姨是明家用了多年的仆人,在早先没有发现阿诚身份的时候,桂姨有时会带阿诚来给她帮忙。明楼偶尔在花园里遇到过几次,看他跟着花匠认真的打下手。


阿诚虽然穿的都是粗布衣服,但很干净,脸蛋又漂亮,单是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乌溜溜的,就煞是动人。明楼向来对外人都很冷淡,却很是多看了阿诚几眼,觉得挺可爱的。


但也就是远远的看到,阿诚从没有走到他近前过,自然也没有说过话。明楼却是知道阿诚名字的,因为他听到花匠或是桂姨叫他:“阿诚阿诚。”这名字很是上口,听一次也就记住了。


自从桂姨知道阿诚不是自己的孩子,就再也没带他去过明家,明楼已经很久不见他了,可是如今一见就认了出来。


他分开看热闹的人群,走过去扶起阿诚叫他:“阿诚?”阿诚茫然的抬头看他,他便自我介绍说:“你妈妈在我家做工,我是明楼,你记得我吗?”阿诚原本空洞的眼神陡然闪出光彩,他轻轻叫了一声:“明先生。”


明楼当时并没有多想,因为他不觉得这是第一次和阿诚说话,何况眼前情况特殊,他便说:“我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别的话,慢慢再说。”


后来,他知道了虐待的事,他赶走了桂姨,把阿诚留在身边,送阿诚上学,看着阿诚慢慢长大。


他知道阿诚身上的字,就在阿诚的脚踝上,阿诚穿背带短裤会很清楚的露在外面,比他的更简洁,只有两个字——“阿诚”。阿诚也知道他的,明楼洗澡的时候会叫他搓背,他拿着毛巾,无数次搓过那三个字。可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多想什么,毕竟,叫他们“明先生”和“阿诚”的人太多了。


直到阿诚有一天突然跟明楼说,他大概遇到他的精神伴侣了。


明楼正提着毛笔练字,一滴墨落在宣纸上,洇成好大一片。


阿诚低着头说,是女同学,转校来的,别人都叫他明诚,她却开口就叫“阿诚”。人很漂亮,成绩又好,跟阿诚表白说喜欢他。


明楼冷冷的听他讲,不说话,放下毛笔,把抄了一半的《雁丘词》团成一团,扔进纸篓。


阿诚原本是因为太信任明楼,请他给自己做个参考,没想到竟是这样结果,他吓得不敢做声。


明楼又摊开一张雪白的宣纸,用镇纸压好,提起毛笔,这才冷冷道:“你对她讲的第一句话呢?是不是同她身上的一样?”阿诚有点尴尬的说:“她说是一样的。”明楼瞥他一眼:“她说?”“在她背上,我没法看到。”阿诚不好意思的说。


明楼不屑的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阿诚能感觉到明楼不赞成,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赞成。他不愿失去这个机会,他试着和女孩约会,就只是一起坐坐,吃点点心,聊聊天。女孩真的很好,两个人站在一起也很般配。明楼有一次在路上遇到,看在眼里扎得心生疼。


“我的,”他咬牙切齿的想,“是我的阿诚!”


然而这段关系很快就结束了,暗恋阿诚的其他女生告发说那女孩骗了阿诚,她早就喜欢阿诚,向男生打听了阿诚身上的字,故意说出来,造了假。她自己身上的字也并不是阿诚对她说的话。


原本也不是稳定的感情,于是立刻就分手了。明楼从明台那里得到了消息,立时觉得爽快极了,然后又觉得自己这种爽快有些卑劣。


更让他高兴的是,阿诚看起来并不伤心。


后来有一次偶然谈起,阿诚坦然说:“我很早就在怀疑,因为和她在一起并没有心意相通的感觉,还没有和……”他突然停下来,脸微微红了。明楼立刻意识到他想说出一个人名,这让他异常焦躁,可是阿诚并没有说下去。


再后来,仍旧是形影不离的照料和陪伴,不知是哪一天,年轻人蓬勃的情欲终于按捺不住的爆发出来,明楼捉住了阿诚,阿诚丝毫没有躲闪。


他们在一起了,没有人知道,明镜也不知道,因为他们看起来和以前一样,他们原本就是这样同进同出,如影随形。


直到很久之后的一天,在床上,明楼握着阿诚纤细的脚踝,亲吻上面的两个字,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你从桂姨家逃出来之前,我们有没有说过话?”


阿诚不太耐烦的说:“没有,我来都是干活,哪儿敢跟你说话。”


半晌不见明楼动作,他撑起身体问:“怎么了?”明楼盯着他:“我救你的时候,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明先生。”阿诚愣住,点一点头:“我记得你扶我起来,叫我阿诚。”


他们对视着,许久,突然一起笑起来。


他们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精神伴侣的事,可是多傻呀?他们当然是。有谁比明楼更了解阿诚,又有谁比阿诚更懂得明楼呢?


他们笑着,拥抱在一起亲吻。


是你,当然是你,真好。


(完结)

银行太太的百宝箱(2017.4.6银行生日更新~)

米卡米卡米:

  @汇丰银行231 


很不要脸的要了授权,其实是有私心的,因为太喜欢看每次看又太麻烦,所以索性做个整理,希望银行太太能喜欢!




【东凯RPS】




短篇:


忽如远行客


你欠我一个如沐春风的拥抱,却还我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致那个我不了解的人


你是我一场好梦        南来的风           半点欢


三思                将醒之梦 不敢圆满


三生                爱情电影


与子同馔之淮山


I Wish You Love


绯夏                蓼蓝靛春


暗涌                风月


给你的诗


因为你心里有光啊


入梦                七夕


新手上路    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


蝴蝶飞不过沧海   去日苦多     记一次陪班


采红菱    桂月祝酒


思安     一些琐事   如果没有遇见你


月神的果实     一个记念日


一场离别   一趟列车   茫茫


一个亲吻  别太当真


你们有主角光环的人当然可以任性啦    世间多别离


一碗麻辣烫    一件衣服


熄灯      你的甜蜜


远乡       Eros


 一次出游      除夕


春和     星光指南


茶玫和小金鱼   心动










【东凯】九间房


(上)(中)(下end)




恋爱战争(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完)


番外    番外2(上)  2(下)




游园(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完)


番外—离人




穿洲公路(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END)


番外—桃花依旧笑春风(1end)




代价(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完)




兰夜拈香(已完结)


(上)   (中)   (下·完)      茶蝉


季风(1end) 


忘川(上) 忘川(中)  忘川(中下)     忘川(下上)   忘川(下end)


云落也无声        向南   莫负好时光






苟且(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end)


 番外—日暖桑麻(上)   (下end)


番外—如斯(上)   如斯(下end)


番外-晓梦    番外-纵我不往




了了星原(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end)


番外-苏州河(1end)




普通的事(END)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end)




乾坤一别日月闲(已完结)


(上)  (中)    (下end)




四题段子系列(已完结)


春雨水  夏语荷  秋千荡   冬烤雪




《东来顺计划》可行性研究方案(TBC)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酸甜苦辣系列


             




【东凯】日常


始章    承章    转章     续章




【段砸】


1  2




【秦川】弱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楼诚】      


短篇:


【楼诚】旧事


天明(1end)


霞光如栖(1end)


微rps  别来沧海事




又逢君


   下end




【楼诚】启明(星际哨向AU)(TBC)


1    2      3     4     5     6     7    8




【蔺靖】


短篇:


【蔺靖】你说相思赋予谁


【蔺靖】当归1end


【蔺靖】三五年时三五月(1end)


欢鱼


(上)  (中)  (下END)




【凌李】


「凌李」我想在星期三逛博物馆,你要陪我吗


【凌李】我也想要印小卡啊


【凌李】教科书般的搭讪技巧


【凌李】系统带你征服世界呀(1end)


【谭赵】


【谭赵】其表(1end)






【衍生多CP】从前从前(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end)




【衍生多CP】从前从前之后(TBC)


1  2   3   4    5   




短篇


【楼诚衍生多cp】以圣光之名


【多cp】他的理想




荣霖


【荣霖】818号桃花系统(1end)




【洪周】


我和我的角色都惊呆了


我和我的对象都惊呆了







@谁道破愁须仗酒 太太的江山北望的二三言

刻在民族骨血里的耻辱与历史,不容遗忘,不可原谅

前两天,应学习任务要求,随行参观七三一部队遗址展馆,整个馆都是阴森晦暗的黑色,偶尔夹杂着幽微的冷光,迎面的展壁上简单的介绍,承载的却是那段喑哑的,屈辱的,鲜血书就的历史。被抓来的年轻的俘虏,被强迫的力弱的妇孺,他们没有身份,没有名字,只有一个“马路大”的称呼,他们中有蒙古人,有苏联人,但更多的是笼罩在那片黑色阴霾下的,中国人。
七三一部队只是侵华日军的一个缩影,这些卑鄙的侵略者在华夏大地上留下的是罄竹难书的累累罪行。
楼诚之于当年无数的抗日先烈亦是一份具象的象征。但正是这份象征让我这种无知的娇花得以知获曾经的步履维艰,也是这份象征让我知晓何谓民族大义,何谓以身殉道。此生许国,亦许君。
感谢楼诚,感谢千千万万的楼诚,没有他们当年的金戈铁马,绝没有我们如今的花前月下。
从来英雄不问出处,特工不知归路,破愁太太到底温柔,给我们营造了这份乱世中相知相携的温暖,二人互为软肋,又互为盔甲。
楼诚间的爱情是最初打动我的部分,在那样风雨飘摇的境况下,儿女情长,家国天下,似乎难以并存,但是阿诚给了我一份别样的惊喜。明诚的儿女情长是明楼,明诚的家国天下亦是明楼。
明楼对阿诚的悉心关怀,耐心教导,填补了我对父兄认知上的空白,让我心生向往,时常想着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在我人生路上引导我,陪伴我,亦师亦友,咳咳,亦恋人(并没有),让我可以交付我一切的信任与软弱,又能承担起对他的勇敢与坚强。
楼诚代表了我崇拜与敬仰的一切,睿智,冷静,果敢,长情,坚守,温柔……
楼诚值得我用一生来铭记与怀念,也值得我用一生来品读与追求。

最后,以太太文中的一句话来感念当年千千万万的楼诚。

雪下家国犹在,雪里岁月温柔。

【东凯】世间多别离

花发多风雨,人生足别离

汇丰银行231:

rps勿扰真人。
爱好吃刀的可以无视最后一小段。
有已婚情节,慎,三观喂狗,请不要打狗,打我就好。
爱吃糖的就看到底吧。
有诡辩,慎!
我很久没发刀了,所以尽量宽容我好吗。

然后lof不让我发。。。。说有敏感词
刚才还不推送也不显示tag。。。。lof是有多讨厌刀。



其实并没车


微博




【东凯】默 03

沐兮:

 是甜的


————————————————


 chapter 03




那天到最后,王凯和靳东拍了一张合影。




拍照的姑娘是某个节目的编导,一边说拍得真好看,一边说要加微信发给他。王凯笑笑,你发微博,粉丝看见了,我肯定能看见了。


 


开个玩笑,算是拒绝了。


 


不是加不加微信的事,而是自己好不容易删掉那些合照的偷拍的,何苦再收回来一张呢。


 


总不能刚下决心,就宣告失败。他转身,跟身旁的雪导喝了几杯。




“那你发我,看着拍得挺好。”编导姑娘见一旁的靳老师发话了,扭头就凑过去了,谁知靳老师手机没电,加不成微信。




“那按凯凯王说的,我发微博去,靳老师准能看见。”姑娘说着,抓着手机一个劲点头,笑得暧昧不明,比加上微信还高兴。




王凯轻笑,想着靳老师大概是不懂的,又跟旁人喝了几杯酒。




他听见那人连连咳了好几声,想着感冒的人不能熬夜,可是他没说。关心的人太多,多他一个少他一个,真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身边的老熟人你一言我一语,又是关心又是接茬的,开始让他早些回酒店房间。连一贯聚会不放人的侯先生都放话,让王凯送师哥回房间休息。




他耍赖,说自己好不容易跟剧组请了半天假,要不醉不归的。靳东也摆摆手,再聊两句,于是又东扯西扯,谈起天说起地来。那人坐在自己身旁,外套搭载自己的椅背上,谈论着和自己无关的话题。




这么近,那么远。




当你开始放弃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全世界都在告诉你,你和他的关系,远比你想象的来得疏离许多。




暗恋,尤其浅淡。




他记得从前看过老徐的一句话,我爱你,与你无关。而他想的是,我不再爱你,也与你无关。


 


这是所有人的无关紧要,他一个人的举步维艰。


 


王凯觉得自己大概是喝昏了头,浑身都有些发冷了,抬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幸好还是温热的,只是味道太苦了。他皱着眉头,吐了吐舌头,没拿错啊,这是他自己的杯子。


 


“赶紧喝了,要感冒了有你好受的。”耳边传来那人低沉的声音,王凯转过头,看见靳东闭着眼,一下一下地按着太阳穴,那模样好似被气得头疼还得照顾弟弟的明大少爷。


 


他嘟了嘟嘴,仰头拿着杯子一口干,架势倒像在喝酒,脸颊都发红了,放下杯子前,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自己都照顾不好,还唠叨我......”




“你说什么?!”靳东忽然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盯着他:“喝了酒胆儿大是吧,看我不收拾你。”


 


王凯笑了,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随手又拿了靳东的,搀扶着往门口去,走得摇摇晃晃地,还不忘接茬:“虚张声势。”




————tbc—————


 


靳老师:虚张声势


欲盖弥彰



【东凯】默 02

沐兮:

 其实是甜的


————————————————


chapter 02


  


靳东其实有些累了。


  


助理悄悄递过来一杯感冒茶,叮嘱他早些回酒店休息。他点点头,把房卡塞进口袋,让助理先回去。


  


来上海之前他就感冒了,难得一群老熟人兴致来了,吃吃聊聊都快半夜了,也没有要散场的意思。可是一晚上也没和王凯说几句话,靳东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环顾四周,见那人搭着什么人的肩膀,亲昵地拍了几张照片,人就在他身后不远。


  


靳东忽然就没了睡意。


  


孔笙说得对,王凯一喝醉就成了赵启平。他拿起助理给的保温瓶,站起身想要走过去,但又不想和别的什么人多聊,就喊了王凯一声。那人身体忽然动了,好似听见了正好过来,又好像没听见,跟旁人说到什么趣事,搭在人肩上笑得一脸褶子。


  


靳东觉得自己连笑意都没了。


 


“王凯,喝点感冒茶。”他走到那人身旁,把手里的保温瓶递过去,轻声说着。身旁的人见靳东走过来,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谢谢东哥。”王凯点点头,却没有接过杯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屏幕。


 


明明还是一样的称呼,靳东却听出了几分莫名的疏离。他皱了眉,总觉得不该是这样,可是又说不清哪里不对,烦躁来得不明所以。他伸手摸了摸口袋,没找到打火机,只摸到一盒戒烟糖。


 


“借师哥根烟。”烟瘾也来得不明所以。


  


那人终于抬起头对上自己的视线,很快又低下头,淡淡地说了一句:“东哥,我戒烟了......”


 


靳东盯着王凯的脸,想看出什么端倪,又轻声笑道:“你这又不生孩子,怎么想起来戒烟了?”


 


以往王凯说话总爱接茬,这会儿倒是安安分分回话了,连语气都冷淡了许多,他收起手机,对上自己的眼神:“总要戒的,您不也说对身体不好么。”


  


靳东看着面前那人,灯光打在那人脸上,忽明忽暗,仿佛和自己不在一个世界。他忽然觉得有些恍惚,原本握着杯子的手,都有些颤起来,一点一点蔓延到心头,酸酸麻麻的。他伸手想要抓住王凯的手,可是周遭的人和事都模糊起来。


  


靳东想起来,那时是自己说要戒烟的。




知道是王凯饰演明诚的时候,靳东只觉脑海里想了几个月的明楼都要清晰起来。


  


柔软的发,浓浓的眉,真诚又慧黠的鹿眼,瘦弱的小身板儿。看着他乖巧安静的样子,靳东原本想好要叮嘱几句的话,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等他先开口了,靳东又忍不住想笑。


  


“这个角色,好像没有感情线啊?”


  


专心抗日不是挺好的么?看他低着头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靳东都忍不住走近,凑上去看看剧本:“怎么了,剧本有问题?”


  


原本坐在板凳上的人显然被吓到了,左顾右盼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一下没掌握好平衡,身子不自觉就往后仰。好在身后的靳东眼明手快,以自己170的宽厚身板,伸手将快要摔倒的人圈进怀里。


  


可惜稳住了身子,没稳住心。


  


“师哥......”耳边是王凯软软糯糯的声音,看着眼前那一闭一合的唇,他觉得自己嘴唇也痒痒的,抿嘴一舔,居然有点甜。甚至有些飘飘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以至于一开口,就入了戏,他说:“好像没有感情线?最爱的是我,一手带大么。”


 


彼时,王凯还没看出靳东腻歪的潜质,只想着怎么能早些熟悉起来,想了想,“要不咱俩住隔壁,还能聊聊戏?”说完,歪着头看着身旁的师哥。


  


小师弟挺用功。他眉毛一挑,满意地点点头,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磁性的温柔:“听你的。”


  


————tbc—————


 


靳老师:170的宽厚身板,我哪这么矮


单位=斤



【东凯】默 01

沐兮:

私设未婚 


————————————————


 


放弃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你,戒过毒么。


 


那个人存在,在你心中有瘾,等察觉时,早就深入骨血,再也戒不掉了。 




 


chapter 01


 


这是王凯第二次到上海领奖,上一次是风从东方来。


 


化妆师一脸花痴地说着:“刚才见东哥好像又瘦了,估计马上开拍新剧了,女主也是恩哥耶,好期待哦。”


 


“嗯,很期待。”王凯淡淡地说了一句。新剧嘛,他怎么会不知道,就是那人不说,铺天盖地的新闻也已经刷得他喘不过气了。可是他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急急忙忙拉着陈小姐走完红毯,就躲进化妆间来换衣服,顺便祈求颁奖的时候,别坐在一起。


  


因为他终于想好了,要放弃那个他偷偷爱着的,师哥。


  


“眼睛闭起来。”化妆师轻声说着。


 


可是他闭上眼,就忍不住想起那些被遗忘在心底的爱意,就连耳边都仿佛 要响起那人的声音。


 


 “王凯,好久不见。”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王凯还坐在镜子面前,闭着双眼,乖巧地让化妆师姐姐给他画眼影,精致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那声音,仿佛初登舞台的男低音歌者,浑厚迷人略带沙哑的嗓音,带着些许痒痒的尾音,甚至隐约能感受到那人温热的气息。


 


那人又出现了,低调而华丽。


  


就像心头有瘾,深入骨血,躲不过,逃不了。


  


这一生,你会遇见许多人,也会成为许多人生命中的过客。有些人之于你,注定有缘无份,哪怕在心里偷偷期盼过多少回,可是现实总是不停地提醒着,你该醒了。


 


于是,王凯不自主地睁开眼,没有抬头,只是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任凭有些打理的头发挡住轻颤的睫毛。直到化妆师推了推他的肩膀,才缓缓地抬起头来。


 


看着镜中的那人如同记忆中的模样,细碎的黑发,微长的斜刘海遮住额头,鼻梁上架着一副呆板的黑框眼镜,露出浓浓的春山眉,有些昏暗的灯洒落鼻间,有阴影落在丰厚的唇间,嘴角还挂着一抹略带诱惑气息的微笑。


 


他莫名地觉得有些害怕,我的确应该忘记你的,他想,然后扬起一个礼貌得体的笑:“东哥好。”朝那人点点头,起身,离去。


  


那人眼中掠过一丝惊愕,稍纵即逝,又仿佛没有任何异常,依旧微笑着和化妆师寒暄。


  


可王凯没有看见,只是干脆地不回头,走出化妆间的那一刻,像是有风从走廊的尽头向他袭来,耳边仿佛还能听见那浑厚低沉的声音,从心底某个空旷的地方传来。


  


他忽然想起某人常说的冷笑话,有一个人走在路上,一阵阵冷风从背后吹来,他环抱着自己的手臂,怎么那么冷。


  


靳东,我怎么那么冷。 


 


————tbc—————


 


靳老师:为什么要把我戒掉


 吃太多肥肉容易得脂肪肝